首页 异界 第二十八章 约见

第二十八章 约见

第二十八章 约见 江南未雪 1576 2017-12-24

    她手足无措,和盘托出了自己与顾飞序的一切始末,甚至所说的每一句话,每封信件的内容,以及那日清辉寺意外的一切缘由。并在最后坦白,她以为自己曾喜欢顾飞序,但直到她见到他。

  她思恋了他无数个日夜,被他折磨了无数个日夜,自惭形秽了无数个日夜,自他出现,曾经沧海难为水。

  从没想到她会如此“不要脸”地向他表露爱意,但此时她已经顾不得这一切,只想让他相信,并求得他的谅解。

  这封信写了足足七页纸,一大摞。她亲自找到了外院的小厮王喜,交待他一定一定要送到王府去。

  其实她想说最好能亲自交到他手中,但她知道,堂堂王府,怎么会让一个不知名姓的人随意进入,王爷岂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?

  王喜离去了,她陷入长久的等待与焦心中。

  不知那封信是不是能顺利送到王府,王府的下人是不是会交到他手中,而他又是不是能看到……

  她知道,自己此时的等待是无意义的,他白日一定繁忙,一定不会待在府中,兴许晚上才能回来,而那时也不一定能看到,要看自然先看重要的公文,至于江家来的书信他只怕猜都能猜到写的什么……

  她怔怔坐着,看着面前绣了一半的嫁衣灰心丧气,直到阿宛进门来叫她。

  “小姐,王喜在外面说有信要交给你,我让他给我,他还说是你吩咐一定要亲自回禀的。”

  江明月一听,立刻就起身冲出门外。

  王喜就在后院门外,见她来,忙递出手中信件。

  “小姐,这是王府的人给我的。”

  江明月一愣,“那边给你的?这……这么快,你知道是谁写的吗?”

  王喜摇头,“我送了信,就准备回来,结果没走多远,后面就有人追来,然后把这信递给了我,说让我交给小姐。”

  江明月心中紧张着,她万没想到信会回得这么快。

  也许是他淡淡的绝情回复,也许根本就不是他写的,而是他早有交待让下人替他去办。

  不顾旁人在场,她急忙打开了信,里面只有八个字,“明日午时清辉寺见。”

  她看着这回信在房中坐了很久。

  最后终于确信他的意思:他给了她一个当面解释的机会。

  她很开心,能有这样的结果。

  他没有一棒子将她打死,没有不分缘由退婚,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她与顾飞序之间的事。

  她与顾飞序没什么于礼不合的事,但他们确实在上元夜碰过面,也确实通过书信,还在春池苑夜会过……他真的能相信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吗?

  如今江明月才明白,为什么长辈们总让她们谨言慎行,总不让她们胡闹,因为人言真的可畏。

  以前总觉得行得端坐得正,相信她的人总会相信她,不信她的人她也不在乎,但现在面对他,她不由自主把自己放得那么低,就怕自己有一点点的配不上他,有一点点的让他不喜。

  翌日,江明月一改往日的颓靡,早早起身,梳洗打扮,细细用过早饭,然后出发往清辉寺去。

  爹娘没有拦她,只让她路上小心。

  由于出发得早,她到时早了一些,离午时还差一点点。本以为要等等,没想到才下马车,就有一名精悍沉稳,护卫模样的人过来,问道:“可是江家小姐?”

  阿宛点头,“是的。”

  江明月一动不动看着这名护卫模样的男子,心中已然猜出了他的身份,然后就不由紧张起来。

  果然,马上他回道:“我家公子已在偏殿园中等侯,请小姐随我来。”

  没想到他到得这么早。

  江明月跟着护卫一路往清辉寺偏殿而去,走着走着,她便知道那正是通往梨园的路。

  心中不由惭愧起来,又更加不安:他为什么选在这里,是为了当场质问她,给她一些羞辱?

  此时梨花早已谢去,翠绿的叶子布满树枝,护卫带她穿过梨园,走到西北角落,她就看到了远处他的身影。

  他站在那个栏杆旁——也就是她之前摔下去的那个地方。

  “江小姐,公子便在前方,你过去吧。”护卫说。

  她一颗心狂跳不止,转过头看了看阿宛,阿宛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,告诉她不用担心。

  她回头,一步一步朝他走去。

  如果真的退婚,或许就是天意吧……

  她是与顾飞序有所纠葛,可她并没有觉得那是多大的错,他若真的介意,她也无话可说。但那些谣言里传的,却都是子虚乌有。

  周围的景色仍然没变,只是栏杆新上着红色的漆,明显是整修过。他面朝栏杆站着,看着下方的陡坡下的松林。

  她走到了他身后,未开口,他就回过头来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