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异界 第七十八章 那个人是王爷

第七十八章 那个人是王爷

    两日后,江明月去清辉寺上香。

  她没带阿宛,故意带了含春,在清辉寺上完香后,又去听了经文,在听经文时,江明月精神就有些不济,等终于听完经文,她已经哈欠连连。

  寺里的小和尚是认识她的,知道这是名尊贵香客,所以对她特别关注,此时看到她不太精神,便上前道:“施主,寺中备有厢房,可让香客暂时休憩,不知施主可愿去厢房中躺躺,休息片刻?”

  江明月想了想,点头,“那好吧,我去里面躺躺。”

  随后在小和尚的带领下,两人来到厢房,江明月转头看向含春,“我先躺躺,你要是无聊,随处走走也行。”

  含春笑道:“奴婢不用,奴婢就在外面等着,也免得有人过来打扰了王妃。”

  江明月便不再说什么,在厢房的小床上躺了下来。

  “我醒了就叫你。”江明月说。

  含春点头称是,出去,带上门,自己候在了外面。

  江明月躺在床上,看着房中的摆设。

  这厢房她以前和娘来过,每间厢房都是差不多的,一张床,一把凳子,靠北方,会有一扇不小的窗子,窗外是一片松林。

  躺了一会儿,她从床上起身,轻手轻脚,确保不发出一丝声音,然后搬了凳子到窗边,站上凳子。

  窗子原本就是开着的,大小也够人出去,她站在凳子上,再踏上窗台,然后慢慢爬了下去,踩在下面的树叶上,小心翼翼只发出细微的声音。

  然后她就往松林中走。

  走一会儿,她就回头看看,样子十分谨慎,但林子里除了她,再没有别人。

  她一直往松林深处走,此时是夏季,松林里面十分静谧阴凉,只有鸟叫的声音。

  在林子最深处时,她又回头看了好久。

  后边一个人也没有,她终于回头,然后以极快的速度躲到了旁边一堆草丛后面。

  不一会儿,她听到了细细的脚步声。

  那脚步声也同样小心谨慎着,走一步,停好久,然后再往前走。

 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,她在草丛的间隙里看到了那个人影:含春。

  含春跟了过来,神色慌张地看着四周,然后扩大范围,四处寻找着她的身影,以为自己跟丢了她。

  此时江明月从草丛里站了起来。

  “你在找我吗?”

  含春陡然一愣,然后很快挤出一丝笑来,“啊,王妃,原来你在这里。”

  江明月一边朝草丛外走,一边看她,“他是怎么和你说的?”

  “啊?什么?谁?”含春跟上她,神色有些僵硬。

  江明月转过身,头也不回朝前走,“你的主子,是怎么和你说的?除了让你注意我的一举一动,还有其他呢?”

  含春的脸白了几分,随后很快回答:“王妃在说什么?谁要注意王妃的一举一动,奴婢……奴婢的主子,当然是王妃……”

  江明月突然回过头来:“你觉得,我有随意处置你的权力吗?”

  第七十八章 那个人是王爷

  含春被她冰冷的眼神看得后退两步,“王妃……王妃自然有随意处置奴婢的权力。”

  “不错,我的确有随意处置你的权力。原本你是可以在王府从一个大丫环做成管事妈妈的,虽然不是极尽尊贵,但至少能养尊处优。当然,我之前不是这样安排你的,我想过几年之后,你身后有年轻一些能做事的丫环了,就替你找一户人家,也许是府里有作为的年轻管事,也许是王爷身边的护卫,再也许,是外面你看得上的人。你可以为人妻母,并不用再侍候他人。”

  含春惊愕地看着她。前一条路,是她觉得最有前途的,后一条路,是她梦想中的路,或者说,是她想都不敢想的路。

  王爷身边的护卫,那是多么的英武非凡,让人看了都忍不住脸红。但那是她从不敢奢望的,她没想到王妃竟有这样的打算。

  江明月继续说,“可是现在,我又替你想到了另一条路。”

  看着她的眼神,含春开始从后背心发凉,额间不由冒出冷汗。

  江明月盯着她,缓缓道:“你一定从来没想过自己沦为**的生活,你这样的姿色,尽管并不是最年轻的,但一定会有恩客无数。不知道那样的日子,比起王府丫环的日子来,是不是更轻松。”

  “王妃不要!”含春彻底白了脸,湿了眼眶向她哭求,“王妃不要,奴婢求您了,奴婢一直是对王妃尽心尽力的,从没有一丝坏心,求王妃饶了奴婢……”

  江明月冷声道:“那你对我说实话。你说了实话,的确会得罪你真正的主子,但我承诺,我会尽全力让他不处置你。可你要坚持不说实话,我就会尽全力毁了你的未来,你觉得你的主子会因为你而和我闹翻么?”

  含春知道,当然不会。

  很快,她停了哭泣,回道:“是王爷……王爷让奴婢好好照顾王妃,但同时,也要观察王妃的去向,去了什么特殊的地方,见了什么人,都要禀告王爷。”

  江明月悄悄握紧了手。

  “这些日子,你都告诉了他什么?”

  含春低下头,“很少……最初,王妃做噩梦的事、郁郁寡欢的事,还有江家老爷夫人过来后王妃不太高兴的事,还有前些日子,王妃去了江家回来,经过文昌书局打听一名书生的事……”

  “的确很少,而且都是小事。但你最近立大功的一件事,应该是告诉王爷我和顾公子私会的事吧?”江明月问。

  含春身子一颤,“王妃饶命,王妃饶命!”

  江明月厉声问她:“你怎么说的!”

  含春连忙道:“奴婢全是按实说的,就说王妃的镯子不见了,奴婢帮王妃找,后来找到了,却不知道王妃在哪里。然后在人群里也没看到之前的顾公子,又看到了开着的后门,就从后门出去找王妃,结果看到王妃和顾公子在说话。”

  “你确定是回的说话,没有用其他字眼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