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军婚有喜

    十里清欢

    东方更新中1413100

    “乖,就生一个!” 军痞首长提出结婚小目标。 某日,不堪受宠的慕照带着未蒸熟的包子逃了,首长很愤怒。 五年后,娇妻携带萌宝被擒,首长花式宠妻,秒变忠犬。 “爹地,总统说妈咪牝鸡司晨,祸国殃民!” “妖言惑众,弹劾他下台!”…… “爹地爹地…有人说妈咪不守妇道,红杏出墙!” 首长眯长了眼,“不可能啊……精力明显不够出墙。” 他是帝国第一权少,只手遮天,唯独她是他心口的白

  • 惹火宝贝,傅少眷宠小萌物

    半支烟头

    东方更新中621300

    她推开教堂的门,笑的娇媚:“傅叔叔,带我私奔好不好?” 傅骁只是低低的笑,看着她的眸光缱绻深情:“乖,别闹。” 一场婚礼,苏家大小姐,海城第一名媛苏念成了最声名狼藉的人。 —— 初见苏念,她是一个隐着稚气,却妖娆蛊惑的小妖精。 再见苏念,她是一个举止优雅,端正淑女的第一名媛。 “苏念,每天戴着不同的面具,你不累吗?”傅骁死死的把她抵在门板上。

  • 蚀心醉爱,薄情总裁画地为牢

    梓紫月

    东方已完结572200

    【已完结】 不经意的邂逅,让刚出大学校园的女孩,结识了冷漠却俊美异常的年轻男子。 在炎炎盛夏,展开了一场平凡而又浪漫的恋情…… 剧情一: “晚上陪我去见个客户!” 某女贼贼地笑着。 “我不出卖“色”字相。” 某男咬牙切齿地晲视了眼这个无良女! 剧情二: “我的老公,可是要上的厅堂,下的厨房,进的卧房!” 某女高昂着小脖子喧嚣着

  • 第一宠婚,总裁大人请息怒

    简约白

    东方更新中156000

    青城有一段佳话,名叫楚南亦和乔向漾。 青城有一段丑闻,还叫楚南亦和乔向漾。 * PS:简介还是很无能,请直接戳正文

  • 启禀皇上,皇后要出墙

    金流

    异界已完结435400

    命中注定的姻缘,却是阴差阳错的纠葛。 千古以来多少人都在追寻的爱情,最终,幸福能不能落到她的身上? 不想留在这里,拼命的想要离开,却因为梦境里似曾相识的纠葛,彷徨犹豫,最后,当发现真心的时候,却已经悔不当初! 情景(一) “朕的皇后在做什么?” 树影中,一个娇俏的人影正费力的往墙上迈出可怜兮兮的小脚。随口一答。 “出墙!” 瞬间,树上的某女只觉得寒意从脚指头往腿上窜。

  • 旧爱晚成

    苏清绾

    东方已完结1047800

    【签约出版】本书实体书改名为《有鹤鸣夏》 新浪微博:苏清绾SU 在乔郁晚的眼里,她的这场婚姻利益分明,无关情爱。 她要钱和权,于是,他让她成为了B市人人艳羡的程太太。 程祁东这三个字在B市是个传奇,没人知晓他的年龄资历和背景。只知他是金融大鳄,只手遮天。 初次见面,她让人黑掉了他家所有的安保装置堂而皇之进了程家别墅: “程先生,给我三千万和程太太的位置,我可以乖乖听话不要情也不

  • 妖孽宝宝,爹地放开我妈咪!

    紫语乐

    东方已完结254200

      七年前,他是享誉全球的设计师,而她则是名不见经传的小虾米。   她将他尊为天神,而他却将她视为敝屣。   “你爱上我了?”男人修长的手指用力地扣住女人的下巴,将她的头微微抬起,眼神凌厉的打量着她。   “如果我说是呢?”女人没有反抗,只是微微一笑,让人看不清她的思绪。   “那我们就只能到这里了!”男人的声音不带丝毫的感情。   “呵呵……”挣脱男人的钳制,女人低下头凄然一笑,再抬起头来时,又恢

  • 契约休夫,出逃的王妃

    恬静舒心

    异界已完结263400

    “关于嫁妆的事情,那可不是连家的错!”蔓儿伸手一指那一担喜饼,戏谑的笑道:“实在是兰陵王府的聘礼太惊世骇俗了,就只有这么一担喜饼。” “什么?兰陵王给出的聘礼,只是一担喜饼?!” 众人听了,都不禁震惊万分,掉落一地的眼珠 再世重生,他对她一见钟情,仿若爱恋了千年,紧追不舍; 她看他百般不顺,宛如毒蛇猛兽,避之唯恐不及! “淳于浩然,怎么了,如今看上我了?” “是滴

  • 师父又掉线了

    尤前

    城市更新中1410900

    人人都说羿清是世间第一剑修,剑术修为无人能出其左右。无论是在下界修仙之时,还是在上界的十方天庭,向来战无不胜。 羿清一笑道:“那是因为,你们不识得我师父,说起修为,我远不及她。想当初上仙界十方天帝,我师父揍过九个,另一个是我。” “师父?你居然有师父!谁?怎么从来没听过。” “我师父是……咦?师父!师父?我师父呢?有谁看到我师父了?” 旁边一人默默的举起爪,“我在这!” -_-||| 穿越

  • 王爷如此多娇

    清湮

    东方已完结356300

    民间传闻,当朝大将军之女方轻柳天姿国色、佳人倾城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 民间还传闻,方轻柳十七学得武功成,天下难得遇敌手。 对于这些谣言,我只想说一句—— 真是你妹的有眼光! 我这朵柔弱的娇花立志当一名合格的纨绔子弟——带领一群小弟上街摆摆威风、调戏调戏姑娘、路见不平一声吼啊啥啥的。 谁料想!这朵娇花生生折在皇宫的新年宴上。